如何减少“大型运动”的排放?| 新闻 | 生态商业

如何减少“大型运动”的排放?| 新闻 | 生态商业

8浏览次
文章内容:
如何减少“大型运动”的排放?| 新闻 | 生态商业
如何减少“大型运动”的排放?| 新闻 | 生态商业

现在是时候在奥林匹克口号中添加另一个新词了:更快、更高、更强、更绿色——一起。

巴黎奥运会今年做出了雄心勃勃的气候承诺,将碳足迹较往届夏季奥运会减少一半。

相比之下,据组委会称,2012 年伦敦奥运会和 2016 年里约奥运会分别排放了 330 万吨和 360 万吨二氧化碳。据报道,即使是因新冠疫情而没有观众的东京奥运会,也产生了 196 万吨碳。

为了实现排放目标,巴黎 2024 年采用了“ARO”方法,即避免和减少排放,并抵消其余部分。奥运会组织者表示,他们已经开发出一种“开创性”工具来预测排放量,从而指导他们的决策,例如是否使用现有建筑或建造新建筑。

体育赛事吸引了全球数十亿观众。其巨大的社会经济和文化影响力意味着环境影响远远超出其直接排放。

因此,可持续性已成为日益受到重视的议题,无论是巴黎奥运会,还是 2022 年卡塔尔世界杯和即将在德国举行的 2024 年欧洲杯等足球赛事。在中国,近年来北京冬奥会、成都世界大学生运动会和杭州亚运会都推出了碳减排举措。

然而,人们仍然对某些事件的排放量计算的准确性和碳补偿的有效性感到担忧。

是什么导致了“大型体育运动”的排放?

重复使用场馆和用可再生能源替代化石燃料对于减少大型体育赛事的排放至关重要。

巴黎奥运会约 95% 的场馆将是现有或临时设施,仅这一点预计就能比新建建筑减少 100 万吨碳排放。杭州亚运会也优先使用现有场馆,56 个比赛场地中只有 12 个是新建的。

这反映出体育产业碳补偿的透明度问题,体育赛事必须公开碳排放信息和补偿方案,无论是赛前还是赛后,并接受公众监督。

弗雷迪·戴利(Freddie Daley),萨塞克斯大学研究员

巴黎 2024 奥运会还承诺使用 100% 可再生能源,主要是风能和太阳能,但也使用沼气。与 2012 年伦敦奥运会相比,巴黎 2024 奥运会预计通过避免使用柴油可减少相当于 13,000 吨的排放量,当时伦敦奥运会燃烧了 400 万升柴油来发电。

2022 年北京冬奥会也实行了 100% 可再生能源政策。比赛区从邻近张家口地区新建的设施中获得风能、太阳能光伏和抽水蓄能。奥运会结束后,这些基础设施每年继续向北京输送约 14 太瓦时的清洁电力,供应该市十分之一的电力。

然而,体育赛事最大的碳足迹往往来自参赛者和观众的空中和公路旅行。由于新冠疫情,东京奥运会没有观众,排放量有所降低。同样,在北京冬奥会上,由于没有外国观众,出席人数从预期的 229 万人下降到 158 万人,避免了 51.2 万吨碳排放。

随着旅游业的复苏和观众重返体育场馆,欧洲足球协会联盟 (UEFA) 援引德国环境部的数据预计,2024 年欧洲杯 80% 以上的碳足迹将归因于球迷交通。德国对此作出回应,推出了 2024 年欧洲杯交通通行证,鼓励球迷使用公共交通工具并乘坐火车往返于主办城市之间。

弗雷迪·戴利是英国萨塞克斯大学的研究员,他负责管理“The Cool Down”网络,这是一个鼓励体育引领低碳转型的网络。他告诉《对话地球》,虽然体育赛事的组织者总是希望吸引更广泛的观众,但有时有必要限制赛事规模。他补充说,主办方还应该鼓励观众使用更可持续的交通方式。

近年来,不同国家联合举办国际赛事已变得很普遍,但这可能会增加交通排放。2020 年欧洲杯因疫情推迟到 2021 年,由 11 个国家联合举办,并因由此产生的国际旅行对气候的影响而受到广泛批评。

戴利对 2026 年由加拿大、美国和墨西哥联合举办的世界杯表示担忧:“北美的铁路网络将无法在整个比赛期间提供低碳交通选择。观众最终将不得不乘坐飞机。”

根据主办方的环境影响评估,往返北美的国际旅行将占该赛事总排放量的 51%。据报道,三个主办国境内及之间的旅行将产生另外 34% 的排放量。

碳补偿争议

当排放无法避免时,补偿可以成为希望实现碳中和的体育赛事的最后手段。

北京冬奥会组委会表示,北京冬奥会宣布实现碳中和,主要通过在张家口和北京的造林项目抵消排放,共计中和了110万吨二氧化碳。

杭州亚运会同样采取了碳补偿措施,以实现碳中和。据报道,该赛事产生了 882,900 吨温室气体排放,随后组委会从各捐助方获得了约 110 万吨的碳补偿捐款。

植树造林作为碳汇是中国努力实现体育赛事碳中和的首选方式。根据生态环境部2019年试行的实施指南,此类赛事的组织者应“通过购买碳排放配额、碳信用额或新建碳汇森林,中和大型赛事产生的实际温室气体排放”。

鼓励向贫困地区提供碳排放权或者在贫困地区发展碳汇林。”

然而,林业碳补偿备受争议。戴利指出,科学家去年进行的一项调查发现,全球最大的碳信用认证机构 Verra 提供的 90% 以上的雨林碳补偿“并不代表真正的碳减排”。

维拉对这一结论提出异议,称调查中使用的方法无法反映出实际影响。调查还发现,许多碳信用协议没有给土著社区带来任何好处,其中一些人甚至因这些计划而被迫离开家园。

中央财经大学国际绿色金融研究院研究员金蕾告诉《对话地球》,碳汇造林项目受当地地理环境、物种多样性等自然因素影响。

她表示,在评估和衡量每个项目时,应更加注重确定方法,并补充说第三方机构也应该充分参与项目的衡量、监测和验证。

金磊表示,就北京冬奥会而言,冬奥组委的公开信息显示,其在碳汇林项目核算方面有一套严格、全面的流程,确保核算的真实性和合规性。

“最重要的是减少排放,而不是依赖碳补偿,”戴利说,并补充说,当体育赛事声称实现碳中和时,我们应该进一步调查,并询问组织者他们抵消了多少二氧化碳。他们抵消的百分比越大,他们避免或减少实际排放的努力就越小。

在金蕾看来,北京冬奥会的碳补偿措施还算比较均衡、公平、透明,但她也承认,碳补偿存在局限性,存在争议,容易被指责为“漂绿”。她认为,实现碳中和的行动仍应以绝对减排为中心,碳补偿更多应起到补充作用。

欧足联气候基金是足球支持有意义的减排的重要例子。对于 2024 年欧洲杯产生的每吨“不可避免的”二氧化碳排放量,欧足联将向气候基金支付 25 欧元。该基金预计将达到 700 万欧元,将支持德国业余俱乐部在能源、水和废物管理领域开展环保项目。

Global Sustainable Sport 是一家总部位于英国的咨询公司,为体育利益相关者制定可持续发展计划。该公司表示,该基金提供了一个很好的例子,因为减排成果不会被挪作他用。

虽然该项目确实采用了抵消方法,但它并未宣称实现碳中和。相反,讨论的重点从补偿支付转向了具体行动和社区参与。

但戴利质疑该基金的充足性,认为 25 欧元的数字太低。他指出,美国环境保护署将碳排放的社会成本定为每吨 190 美元。戴利表示,尽管资助草根俱乐部减少排放在理论上很有吸引力,但其实际影响尚不清楚,这意味着需要提高透明度。

我们还需要“碳中和”体育赛事吗?

卡塔尔 2022 世界杯自称是“首个碳中和世界杯”。然而,广告监管机构瑞士公平委员会后来裁定,国际足联对该赛事的环境影响做出了“虚假和误导性”的陈述。

委员会表示,不仅抵消额度缺乏可信度,而且 360 万吨的碳足迹也被严重低估。一些测量结果显示实际数字超过 1000 万吨。国际足联表示,正在审查委员会的调查结果,可能会考虑上诉,但尚未采取行动。

“这反映出体育行业碳补偿的透明度问题,”戴利说。“体育赛事必须在赛前和赛后披露碳排放和补偿方案的信息,并让公众监督。”

2018 年,国际奥委会发布了新的碳足迹测量方法,并要求每届奥运会组委会都必须采用这种方法。戴利表示,其他大型体育赛事也应采用类似的严格方法。他说,组织者在声称实现碳中和时也应更加谨慎,以免误导公众。

金蕾表示,大型体育赛事往往为提高观众、参赛者、工作人员、合作机构和其他利益相关者的气候意识提供了机会。她说,“碳中和”和“可持续性”是有助于促进和激发人们对赛事兴趣的主题。

金磊告诉《对话地球》:“要真正做到碳中和,大型体育赛事主办方不仅要建立并全力投入全面的碳管理体系,还需要完善的制度安排和专业的外部支持。”例如,对赛事的端到端碳管理进行全面的第三方评估和验证,包括对赛事排放和减排的核算。

巴黎奥运会正在引入一项减排创新,利用奥运会的号召力动员人们采取气候行动。戴利说:“体育赛事是一种跨文化的凝聚力,这正是气候行动所需要的。如果赛事组织者能够以身作则,承诺减少自己的碳排放并鼓励观众采取行动,那么影响将是巨大的。”

然而,戴利参与的旨在终止高碳广告和赞助的活动“Badvertising”在 2021 年发布了一份报告,揭露了体育团体与石油和天然气、航空和汽车等高碳行业之间达成的 250 多项全球赞助协议。

报告指出,品牌愿意在体育赛事上投入巨资,以增强其软实力。赞助使品牌能够通过与具有强烈文化意义和观众情感联系的体验建立联系来获得信誉。这可能有助于品牌使社会中破坏环境的行为正常化。

戴利认为,如果为减少一场大型比赛的排放付出了巨大努力,但球场周围的所有广告都在宣传航空公司和石油公司,或者一些有环境争议的品牌,那么这些努力可能就白费了。“我们应该看到体育运动作为一个整体的影响力。我们不能只关注一项体育赛事的碳排放。”

本文最初根据知识共享许可在 Dialogue Earth 上发表。

分类:

电子游戏

标签:

评估:

    留言

    棋牌游戏 更多

    查看更多